“游戏障碍(Gaming Disorder)”是不是病?

2019年5月29日 127 次阅读 2 条评论 2.1k 个文字 推荐给百度

在本月25日举行的世界卫生组织(WHO)会议上,正式将“游戏障碍”定为疾病,纳入《国际疾病分类》(ICD-11)。

游民星空

  “游戏障碍”被定义为:“一种行为模式,其特征是对游戏失去控制力,对游戏的重视程度高于其他活动,以至于游戏优先于其他兴趣和日常活动,以及即使出现了负面后果,仍将游戏继续下去并不断升级。”

WHO给出的诊断标准非常严格,规定为:“要诊断为游戏障碍,其行为模式必须足够严重,足以导致其在个人、家庭、社交、教育、工作或其他重要领域造成重大损害,而且通常至少在12个月时间里存在明显症状。”

游民星空

  在此项决议通过后,来自欧洲、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韩国、南非、巴西等地区的游戏机构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希望WHO能够重新审查这项决议。

游民星空

  声明中提到:“‘游戏障碍’没有建立在足够有力的证据之上,不足以证明将其纳入世界卫生组织最重要的标准制定工具。”

尽管遭到反对,WHO还是同意该决议于2022年1月1日正式生效,WHO表示将“游戏障碍”纳入《国际疾病分类》是基于对现有证据的审查,反映了不同学科和地区专家的共识。

——游民星空《世界卫生组织将“游戏障碍”正式定为疾病 遭全球游戏机构联合反对》

2019年5月26日,我偶然在看手机的时候发现这样一条新闻:世界卫生组织将“游戏障碍”定为疾病。

第一次看见这个标题确实很容易令人产生误解,因为“游戏障碍”一词最先令人反应到的是“有障碍以至于无法玩游戏”,但“游戏障碍”应该是理解成我们“俗语”说的“游戏成瘾”。

为什么要用“俗语”一词呢?每当听见、看见“游戏上瘾”等字眼时,我相信大多数正在浏览这篇文章的人会嗤之以鼻,因为“上瘾”这个黑锅无疑在每一个喜欢游戏的人身上都走过一遭,只要你被人知道最近玩过游戏,无论做出了什么错误的行为都会与游戏有关。或许正是因为“别的人”这种有一半正确的误解,使人不得不具有一定的反抗心理。而那条新闻下面的评论有40%的人在说“为什么玩游戏就是有病?”,我觉得这应该是一种带有反抗色彩的错误理解。

WHO给出的诊断标准非常严格,规定为:“要诊断为游戏障碍,其行为模式必须足够严重,足以导致其在个人、家庭、社交、教育、工作或其他重要领域造成重大损害,而且通常至少在12个月时间里存在明显症状。”

游戏障碍首先就是要在个人、家庭、社交、教育、工作或其他重要领域造成重大损害,就以教育为例,何为“重大损害”呢?我认为如果一次的考试成绩从原来的A到了B并不能称的上“损害”,因为这也并不是很大的差距,而多次的B就可以称得上是“损害”了,若是数次考试连续都是C甚至是以下,我觉得就可以称得上“重大损害”了。

其次,通常至少在12个月时间里存在明显症状。所以说还要有一年时间内对游戏的持续沉迷才能称得上疾病。但我个人感觉12个月的时间来诊断这种有“重大损害”的疾病时间未免有点过长,若这12个月是发生在一名初三或高三学生身上,可能真的会改变许多。所以我结合自己的经历和现实生活觉得判断是否成病的时间应该在45天到90天,首先及时确诊是有助于及时进行调理(毕竟作为一种疾病用调理一词也不算错误),而且若是简单的是对一款新接触的游戏感兴趣,在一个半月的时间内这“三分钟热度”也会基本耗尽。

所以说,所谓“游戏障碍”这种疾病并非是你玩游戏就有病,而是你因为游戏而失去了大部分的自控能力时才能算得上疾病。其实不只是游戏,在其他方面若是达到了“忘我”的境界(若是用委婉的词语“忘我”应该不算错),都是一种疾病,就如黄帝内经中所说的“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真气内守,病安从来。”

其实这样的事件曾经也有很多,比如之前有人称游戏为“电子海洛因”,很多人极力反对。我觉得这样称呼仅仅是有些过度的问题,也并非百分百的错误。因为游戏对大部分人来说确实一定的成瘾性,这份成瘾性也确实与毒品有几分相似,但却真的没有“电子海洛因”这么夸张,因为这样说的话大部分人们的“兴趣爱好”都有成瘾性,就如80年代的武侠小说,90年代的港片,00年代的偶像……这一串还有人给予了另一个名字“教育失败的借口”。

这个名字真的正确吗?正确,也不正确。确实有很多很多使用错误的教育方法教育孩子的家长以此为借口来掩饰自己的责任;但也有对别的事物毫无自控力的孩子沉迷如此,这部分人的家长真的全都使用了错误的教育方法吗?也并不是,所以这样的称谓仅仅是一种片面的认识,而在这种交杂着亲情的问题也没有绝对的正确与错误,每个人都有一份责任,而解决这种问题的最好方法还是纠正好自己。而至于那些死不悔改的“浪子”,用生物学来解释可能就是自然选择后淘汰的结果吧。

其实再看看中国的游戏文化方面,我国独立自主制作的优质游戏真的是寥寥无几。更多的原因或许还是因为中国人那种略显封建的“务正业”而轻娱乐的思想与青、少年“爱玩”的想法之间的矛盾,而游戏(还有网络)这极新型产物也被推上了风口浪尖,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份的责任。不过,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游戏最终还会作为一种文化或者一种更好的方式存在并传承下去。

我感谢我的家人,给予了我正确的引导,以至于我在面对游戏或其他诱惑时,能够将其享受而不影响正常事物。

——2019年5月29日

醒抚游戏柄,醉卧美人膝

文章评论(2)

  • 青山

    关我X事,我又不玩游戏 :razz:

    2019年5月29日
    • 天倾

      还以为看的这么快,原来是只看了两个字 :wink:

      2019年5月29日